站内搜索:
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事务所专区 >> 事务所风采 >> 正文 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十二五规划
那时的清风 那时的月
发布时间:2017年11月03日

少时不识月,呼做白玉盘。儿时对中秋和月亮的概念是这样的:天转凉,空气中弥漫着五仁月饼和各色水果甜丝丝的香气,妈妈提前采购了,会悄悄藏起来,一般在柜子和壁橱最高的隔层里,那是走亲访友的必需品。有时候,这些诱人的气息随着夜色阵阵侵袭着我的味觉,于是,一个小小的秘密的计划诞生了。夜半,月光透过窗帘洒满地板,我轻手轻脚、慢慢地来到壁橱边,光脚踩到早已放在那里的凳子,悄无声息地拉开橱门,那些水果、月饼在冲我笑呢,不小心,碰到了墙上,“什么声音?”妈妈自言自语,“风吹的窗户吧”爸爸说。确实,风拂动了窗帘,簌簌地发出声响。手里拿着月饼,我开心地笑了,月光照在脸上,也偷偷溜进心里。

逐渐,窗头那月儿更圆、更亮了,拨弄着日历,中秋到了,全家围坐一起,赏月、聊天,一直到夜深。“困了,就去睡”妈妈轻轻拍着瞌睡的我,进屋之前,轻睹夜空,满月如银盘,大人们依旧没有睡意。

儿时的月亮像个盛满美食和梦想的盘子,我总是踮起脚尖,伸出小手抓啊抓的。

月缺月圆,清风依旧。

青涩的大学时代印象最深的是这一轮明月。仲秋,系里组织去写生,我们班十多人一组深入到了大山的深处,火车—汽车—拖拉机—步行,逐渐,所到之处人迹罕至,偶尔几处残破的村舍散落山间,红叶片片飞舞,雏鹰在悬崖峭壁呼啸而过。夜宿在老乡家里,入夜,隔壁牲口棚里的马儿好像认生,不停用蹄子叩击墙壁,实在睡不着,就披衣来到院子里,院中月凉如水,风儿轻拂,偶尔几滴水珠打在脸颊,那是秋露。“叭叭”,循着往脚下看去,是枣熟了,掉在土地上的声音。忽然,北屋传来了低语,“明儿是十五,学生娃们出门在外,吃不上什么,去县城捎几块月饼吧,要好的。”这是房东大娘的声音,苍老而慈祥。“好啊。”大伯在黑暗中低语。

抬头,那轮月更圆了,哦,明天就是中秋。在这洒满月光的深山的小院里,我的双眸湿润了。

时过境迁,十五的那轮月已经被冷落很久。总是在匆忙中,为了节日而过中秋,为了事业而奔波,殊不知,沿途那最美的风景,最纯真的感情,最爱的人儿都已经离我们而去,永不再来。

抬头轻抚月的容颜,她没有改变,还是那样皎洁、朗朗,毫不晦涩、阴暗。

轻叹一声,感慨的是月的忠贞,感叹的是人生的浮沉。


(广西方中会计师事务所 檀雪芬供稿)


关闭窗口
你是第  5513889  个访问者
桂ICP备17005665号-1 ©2012 广西注册会计师协会 版权所有 地址:广西南宁市桃源路82号财政厅综合楼8楼
邮编:530021 电话:0771-2863038 传真:0771-5329100 网址:http://www.gxicpa.com E-mail:gxbgs@cicpa.org.cn